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传播比 >

窦文涛:微博上信息的传播比最快的新闻媒体还快

归档日期:09-1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传播比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窦文涛:尤其她玩的这个玩意,更加符合简的原则,但是千万个简,凑在一起,就是个杂多。我想说的是什么呢?她现在也算一个博领啊,领时代风潮之先。

  窦文涛:博领,我跟你讲,博领指的就是微博里边的领袖人物,就比较引人关注的人物。而且据说咱子墨这个博领,已经到了博金的程度。

  曾子墨:就是不满微博的人,所发明出来的一些词汇,以至于不知微博的人,不太理解是什么意思。

  窦文涛:我给解释,行,你看看这个《新周刊》为此做这么大一个专题,微革命,其实主要是因为新周刊的总编,我的朋友,封新城。

  窦文涛:最近我怎么发现周围的很多很多人,昨天晚上吃饭,后半段大家不聊天了,每个人,我说干吗呢?微博呢。

  曾子墨:我告诉你,在12月份我去上海看一个秀,洪晃坐在我旁边的旁边的旁边,然后邵忠坐在我旁边的旁边,然后你就会看到,特别是邵忠,我看得比较清楚嘛,因为晃姐姐坐的比较远,我就看他基本上没有抬头看美女,手拿一个手机,照了相,照了相,其实就是他照了照片,再发微博。

  窦文涛:没错,我现在发现手机的出现,已经真是像那个小说的名字,叫《生活在别处》,一堆人在这,实际脑子都不在旁边。

  梁文道:就是因为,因为现代社会一个很大的特点,尤其通讯技术出来之后,就是我们每一个人不需要一个固定位置了,你原来每一个人是需要一个固体的、物理的,我怎么定位你。比如说你在哪里,打电话,以前没有手机的时候,你要不在办公室,要不在家里,才能跟人联络上。写信更加是这样,写信要有一个固定的地址,你搬了家,这信就收不到。但是现在所有的通信是跟人移动的,比如说你带着手机还能上网,你随时在网上。你有没有想过很奇怪的事情,如果你老玩网上东西的话,你是永远在网上,反而你现实生活中具体这个空间怎么样。

  窦文涛:所以那天我看见一微博,也反应这个典型的140个字的这种语言方式,很好玩,说是这个人生重要的不是位置,你在哪不重要,重要的不是位置,而是朝向。如果朝向北呢,你就是NB,如果朝向南,你就是SB。

  梁文道:因为我觉得这个就很好玩,比如说像这种情况,我发现有时候看微博,那些老上微博的人,你跟他一起吃饭,你会觉得有点忧心了,为什么?比如一桌人吃饭,就像你说的那个情况,吃到后来大家按手指的话,你会想这些人在写什么呢?多半是在写刚才饭局里头我碰到谁了,他又讲了什么。结果有时候你原来饭桌上说的话,或朋友间谈一些什么事,你原来没打算这个事情是要公开的,结果他就公开了。

  曾子墨:但是我看晃姐姐曾经写过一个微博,洪晃说,她说她通常情况下是不会记录私人聚会的,她说因为这样的话,就不会再有人跟她吃饭,不会再有人跟她聊天了。所以人其实还是需要某种私生活的,但她所记录的可能都是,比如说像录节目,或者杂志时尚,或者对一些事情的观点。其实我也一样,比如说我跟文涛私下里聊了什么,文涛在节目上说出来了,那我以后肯定不敢跟他讲话了。

  梁文道:没错。可是这种事,你得自律,不一定有那么多人自律。而且你知道微博有幻觉,博客本来就已经是这样,微博更严重,那个幻觉是什么?你会觉得这不是一个公共场合。

  梁文道:就说不是说,那个人故意想把你隐私说出去,而是他没想到这是叫公开,他会觉得这是我私人跟朋友聊天,或者我记录自己的日记,或者我说的感想,对不对?而且你想想看,能看到他东西的人都是关注他的人,他会觉得这些人某个程度上,好像是个圈子,有一个关系。

  窦文涛:因为他们跟我讲,说这是小圈子生活,彼此几个朋友之间,在微博上这么聊,聊一个什么事,说这跟咱们客厅里在一块聊天一样,我说他能看见,大家都看见了。

  曾子墨:我基本上写的是一些,不太涉及我过多的私生活,当然比如说我这次去迪拜,我看到了它的发展模式,或者跟当地人聊天了解到当地人的一些特点,包括我住的酒店,我不喜欢的,这些我也会谈。但是我觉得我还是把它放作一个相对公众的范围之内,我上微博,其实是两个目的,最主要的一个目的是看,而且这个看我会觉得网络特别大,它就是茫茫大海,你要去寻找自己想看到的信息,其实是一个非常浪费时间的事。

  就像你说的圈子,你所关注的这些人,其实是你的一个小圈子,他所关注的往往其实就是你所关注的。然后他所选择出来的,无论是对一些历史片断真实的描述,和我们教科书上不一样。或者是说对一些当今的现实新闻,他要么是可能有最内幕的消息,那这些东西可能是你在电视上、网络上,就说主流的网站上,或者是报纸上看不见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amcomideast.com/chuanbobi/31/